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云中谁寄鸿雁来
云中谁寄鸿雁来

云中谁寄鸿雁来



刚出校门的岁月,除了上班外,就是和一些臭味相投的球友组建了一支足球队。那时候因为单身,总是喜欢在周末的时间往校园跑,一则可以省去价格不菲的场地费,二则可以炫耀一下球技,顺便物色一下,看看能否走回「桃花运」!

  经过一段时间,居然在几个高校里面还真的踢出一些名气,自然人气也就旺了起来,身边聚集了相当数量的女性的目光。只是有些可惜,没有遇到愿意真刀实枪较量的对手。

  一天,突然在我桌上看到一只纸叠的青蛙!

  打开后,发现里面有一行娟秀的小字,「能与你做朋友吗?」字的下边还有一个淡淡的唇印。

  我当时差点没有蹦起来,兴奋之余在想,会是谁呢?

  因为是在办公室,我首先环顾一下身边的女同事们。

  赵宏宇?她23岁,身材很好,但是我看见她的男友来接她,而且同事说她们是大学同学,不像!

  张丽萍呢?27岁,说起话来像放炮一样,有些过于直率,四川人,但看上去像个山东的母老虎!也不会。

  赵素秋,她的小孩刚满周岁,应该不会的!

  难道是……她?!

  她叫高颖梅,26岁,杭州人,一流的身材,白皙的皮肤,是我的梦中情人呀!虽然有时候跟我开玩笑,就已经让我受宠若惊了。但是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接触,再说她也不是我们啦啦队的成员,怎么可能呢!

  转眼就到年末了,单位组织大家在饭店联欢,饭后我在大堂里面转悠,正准备想干些什么,恰巧碰上高颖梅和审计处的黄柏蓉走过来。

  哇!没想到她打扮起来竟然是这么美

  「沈晖,怎么就你个人,是不是失恋了?」高颖梅带着几分嘲讽。

  「我看是被女朋友甩了!」黄柏蓉笑道。

  「谁甩谁还不知道呢!要你是我的老婆,一定给你休书!」我愤愤道。

  「放屁!」张丽萍插了进来。

  「算了,咱们还是打牌吧!」高颖梅说道。求之不得!

  到了房间,定了规矩,我成了筹码!谁输了跟我去跳舞!天呀,踢球我可是高水准,我最怕跳舞了,单位组织学习我第一个逃跑,这又是张丽萍的馊主意,谁叫她是什么工会委员……唉!不过要是高颖梅输了,那就是天赐良机了,但是我不会跳呀!

  ************一个小时后,黄柏蓉输了。

  我不知道是怎么被拽到舞厅的,刚刚与黄柏蓉跳舞的时候,我不断在踩她的脚,另外两个笑得前仰后合的,真丢人!

  过了一会儿,灯光暗了,黄柏蓉轻声跟我说:「抱紧我!」起初我还以为又是什么全套,但是黄柏蓉她搂抱着我。我开始陶醉在音乐声中。我开始有些迷茫了……「你到公司已经一年了,听说你球踢得不错,我弟弟也喜欢,下次把他带上行吗?」我没有作声,还沉醉着。

  「唉唷!」见我没有反应,黄柏蓉跺了我一脚。

  「好的!」「这里有些热,出去走走?」「好呀!」我巴不得赶紧从舞厅消失。

  我和黄柏蓉从饭店侧门溜出来,翻过小丘,走到了河边。

  走了一会儿,谁也没有说话,快走到凉亭的时候,黄柏蓉开口了。

  「我好想游泳,你想不想?」「怎么?」「这里?」「你想游泳?」「不会吧!」我一下子说了一堆。

  「不敢了吧?」黄柏蓉笑着看我!

  「我有什么不敢的!」我开始解开我的衣扣,我里面穿的是运动款的内裤,我怕什么。我把衣服放在凉亭边上,一个猛子扎进水里,等我回过头来,我害怕了!

  只见黄柏蓉也在脱衣服!

  她穿的是连衣裙,熟练的把拉链一拉,我的眼睛就直了。虽然天色已黑,但还是可以看到她白色的内衣。她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进水里。

  我发现她没有戴胸罩,心里马上兴奋异常。

  天啊!

  微风吹过,水面涌起涟漪。我仿佛可以看穿她的身躯,丰健的乳房在白色内衣的后面更彰显她的硕大,我看到她的身材真的是有些魔鬼样子,看起来非常的匀称,我的肉棒渐渐有反应。

  为了遮挡「它」的不安,我不敢离黄柏蓉太近……由于白色的内衣,浸泡在水里几乎呈现透明,两个个乳房、两个乳头早已表露无遗。看到黄柏蓉几乎赤裸着在我面前,我的肉棒不安的挺举着。我也开始慢慢的接近她,真想告诉她「它」的需要……

  「沈晖,青蛙可爱吗?」听到这里,我终于明白了。我靠在她身边,抚摸着她的头发,手有些发抖。

  游过她的耳垂,轻碰她的双唇……她一把抱住我,在我耳边说道:「想不想跟我那个?」说完翻过身趴在我的身上。

  柏蓉开始用那香嫩的舌尖舔触我的胸部……乳头……小腹……「啊!她要……她想要……」「哦……」虽然隔着内裤,柏蓉张开小口把「它」含在嘴里。一股热气从「它」上面直传心坎。我不在意的打个寒颤。柏蓉伸手把我唯一仅存的内裤拉下,坚挺的肉棒瞬间弹跳出来。

柏蓉光滑的舌尖温柔的在「它」上面蠕动,当滑过根部,经过阴毛到达阴囊上时,那种被温暖的唾液包围的感觉真的有如天堂……这不是作梦!

  我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下体。

  啊!这是真实的!

  「唔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……射……了……」柏蓉推开我,张嘴就把「它」一口吞下,随着我的一次次抽搐,我看到她脸上的微笑……************第二天,听说张丽萍和高颖梅找了我们一个晚上。我跟她们说有事先走了。

  第三天在我桌上又有一只青蛙,里面只有一个鲜红的唇印。

 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,我跑到审计处去找柏蓉时,处长从眼镜框外透出疑惑的目光。

  「小黄昨天已经辞职走了!」「您知道她去哪里了吗?」「不晓得,好像是西北什么地方,说不清楚。」一切来得太快,去得也太快,就像星空滑过的流星...............